健康焦虑的隐性成本

21 6 月, 2023

1 min read

Avatar photo
Author : United We Care
健康焦虑的隐性成本

介绍

“在痴迷谷歌搜索症状四个小时后,我发现‘痴迷谷歌搜索症状’是疑病症的一种症状。” – 斯蒂芬科尔伯特[1]

健康焦虑症,也称为疾病焦虑症或疑病症,是一种以过度担心和害怕患有严重疾病为特征的心理疾病。患有健康焦虑症的人经常将正常的身体感觉误解为严重疾病的征兆,导致痛苦加剧并经常寻求医疗保证。

什么是健康焦虑?

健康焦虑,也称为疾病焦虑症或疑病症,是一种以过度担心和害怕患有严重疾病为特征的心理状况(Salkovskis等人,2002 年)。 [2]

有健康焦虑症的人常常将正常的身体感觉误解为严重疾病的征兆,并不断寻求医疗保障,导致频繁就医和体检。根据 Alberts等人于 2013 年进行的研究,注意力偏差和灾难性信念等认知因素会导致健康焦虑的发展和维持。 [3]

健康焦虑的身体和情绪症状是什么?

健康焦虑与一系列身体和情绪症状有关。研究已经确定了患有健康焦虑症的人经历的几种常见症状:

  • 身体症状患有健康焦虑症的人可能会出现身体症状,这些症状通常与他们对健康的担忧有关。这些可能包括心悸、肌肉紧张、头晕、头痛、呼吸急促、胃肠道问题和疲劳。 Taylor 等人,2008 年发现,与对照组相比,患有健康焦虑症的个体出现身体症状的频率和强度更高。 [4]
  • 情绪症状健康焦虑也与各种情绪症状有关。这些可能包括过度担心、恐惧、烦躁、烦躁、注意力不集中、睡眠障碍以及对身体感觉的高度敏感。 Dozois 等人于 2004 年发表的研究强调,与一般人群相比,患有健康焦虑症的人的焦虑、抑郁和痛苦水平更高。 [5]

请注意,这些症状的强度和表现因人而异。如果您或您认识的人遇到这些症状,建议咨询合格的医疗保健专业人员以获得准确的诊断和适当的支持。

何时为健康焦虑寻求专业帮助?

当症状显着影响日常功能、导致痛苦并干扰一个人的生活质量时,建议寻求专业帮助来解决健康焦虑。如果您遇到以下任何问题,请寻求专业帮助:[6]

何时为健康焦虑寻求专业帮助?

  • 症状的持久性和强度如果健康焦虑症状持续很长时间,随着时间的推移恶化,或严重干扰日常活动,寻求专业帮助可能是有益的。
  • 功能受损如果健康焦虑导致逃避活动、社交孤立或职业困难,建议寻求专业帮助。
  • 对幸福感的负面影响当健康焦虑导致严重的痛苦、焦虑、抑郁或整体幸福感下降时,专业干预可能是有益的。
  • 无法自我管理如果尝试独立管理健康焦虑,例如自助策略或生活方式改变,证明无效,建议提供专业帮助。

请记住,咨询合格的医疗保健专业人员是必不可少的,他们可以提供准确的诊断、适当的治疗方案以及根据个人需求量身定制的持续支持。

你能做些什么来管理健康焦虑?

管理健康焦虑涉及采用在研究中显示出有效性的各种策略。以下是一些基于证据的方法:[7]

你能做些什么来管理健康焦虑?

  • 教育和信息获得有关健康状况和医疗过程的准确信息可以帮助有健康焦虑症的人挑战误解并减轻焦虑。
  • 认知行为疗法 (CBT) CBT 是一种行之有效的健康焦虑疗法。它侧重于识别和挑战与健康问题相关的认知扭曲和适应不良的信念。
  • 基于正念的干预正念技巧,例如冥想和基于接受的方法,可以帮助患有健康焦虑症的人对他们的思想和身体感觉形成一种非评判和接受的态度。
  • 逐渐暴露和反应预防逐渐暴露于令人恐惧的与健康相关的情况和反应预防(避免寻求保证的行为)是另一种有效的技术。
  • 减压技巧结合减压技巧,如放松练习、深呼吸和体育锻炼,可以帮助控制与健康问题相关的焦虑症状。

必须咨询合格的医疗保健专业人员或治疗师,以根据个人需求和情况调整这些策略。

结论

健康焦虑会显着影响个人的幸福感和生活质量。寻求专业帮助,例如认知行为疗法、基于正念的干预和减压技术,可以有效地控制健康焦虑症状并改善整体功能。解决健康焦虑以促进心理健康和减少不必要的痛苦至关重要。

如果您面临健康焦虑,请联系我们United We Care的心理健康专家!在 United We Care,健康专家和心理健康专家团队将为您提供最佳的健康方法。

参考

[1] Colbert, S.(日期不详)。斯蒂芬·科尔伯特 (Stephen Colbert) 的名言:“ 在痴迷于谷歌搜索四豪的症状之后。 ..”好读物。 2023 年 5 月 15 日检索自

[2] PM SALKOVSKIS、KA RIMES、HMC WARWICK 和 DM CLARK,“健康焦虑量表:健康焦虑和疑病症测量量表的开发和验证”,心理医学,。 32,没有。 2002 年 7 月 5 日,doi:10.1017/s0033291702005822。

[3] NM Alberts、HD Hadjistavropoulos、SL Jones 和 D. Sharpe,“短期健康焦虑量表:系统回顾和荟萃分析”,《焦虑症杂志》 ,卷。 27,没有。 1,第 68–78 页,2013 年 1 月,doi:10.1016/j.janxdis.2012.10.009。

[4] S. Taylor、KL Jang、MB Stein 和 GJG Asmundson,“健康焦虑的行为遗传分析:对疑病症认知行为模型的影响”,认知心理治疗杂志,。 22,没有。 2,第 143–153 页,2008 年 6 月,doi:10.1891/0889-8391.22.2.143。

[5] “IFC”,《焦虑症杂志》 ,第一卷。 18,没有。 3,页。国际金融公司,2004 年 1 月,doi:10.1016/s0887-6185(04)00026-x。

[6] JS Abramowitz、BJ Deacon 和 DP Valentiner,“短期健康焦虑量表:非临床样本中的心理测量特性和结构有效性”,认知疗法和研究,卷。 31,没有。 6,第 871–883 页,2007 年 2 月,doi:10.1007/s10608-006-9058-1。

[7] BO Olatunji、BJ Deacon 和 JS Abramowitz,“最残酷的治疗?实施基于暴露的治疗中的伦理问题,”认知和行为实践,第一卷。 16,没有。 2,第 172–180 页,2009 年 5 月,doi:10.1016/j.cbpra.2008.07.003。

Unlock Exclusive Benefits with Subscription

  • Check icon
    Premium Resources
  • Check icon
    Thriving Community
  • Check icon
    Unlimited Access
  • Check icon
    Personalised Support
Avatar photo

Author : United We Care

滚动至顶部

United We Care Business Support

Thank you for your interest in connecting with United We Care, your partner in promoting mental health and well-being in the workplace.

“Corporations has seen a 20% increase in employee well-being and productivity since partnering with United We Care”

Your privacy is our priority